~猫爷青春~

像恋人一样深爱的`音乐``

       清晨秦娟照旧穿过弄堂里的青石台,已经不会再往右边的门房里望了,差不多快十年了,头五年路过时,都要望上一望的。

       今早起晚了,快步穿过青石台时,秦娟只是在想迟到要扣的钱数。右边的门房有个声音唤住秦娟,秦娟脑子里想着钱数,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回头应着,就像从小无数次从这门房路过时无数次被孙悦满唤住一样。当秦娟应了声后,扭头去望,看见孙悦满站在门口,微笑着望着秦娟,自然着问着,娟子,上班去呀?秦娟愣了下停下脚步,马上回答,是啊。继续迈着步子说,晚了,先走了。门房已经路过了,听见身后孙悦满说,好,路上慢点。

       当秦娟坐上了公车,都觉得人是懵懵的,刚才的一切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还是真的?孙悦满回来了?!嘴角的微笑越来越扩大了,眼泪也一并划过嘴角,掉到了地上。

“妈的,药吃少了,睡的我头痛。”
“哈哈哈,你要不要这么戳,学别人玩自杀。”
“艹。”
“哈哈哈……”
走在楼梯上听到对话,我回头望去那个皱着眉头,揉着头的少年。

“张局被双规了,他那个优等生的儿子最近时常逃课,还打同学。”
“老爹直接影响了儿子了,看来要毁。”
我去交数学作业的时候,在办公室听到老师们的议论。

“你听说了吗?张,暑假在家自焚了。”
“啊?不会吧,救下来了吗??”
我手里的书掉到了楼下。
抬头望向太阳,不刺眼。


【三日为期:第一集 死亡公路上的解忧驿站 】 

      前途的困难未知,所以不需要时时刻刻的紧张害怕。

      一条布满荆棘的前途,你已看,你已知。却面带微笑毫无胆怯的上路。我以为这种人很少很少,也许少到不会存在。错了,他们就在这里。。

      泪奔,为了他们的勇气和那一抹好看的微笑~

【三日为期:第二集 时间停滞的烈火街机厅 】 

       有人说凡事都最怕,是“习惯”。但是有些“习惯”如果是坚持,它是不是不再“可怕”,而是变成了“难得”。

       长情也不过如此吧。。

     “情怀”越来越被贬义化,那么我想把“情怀”的褒义送给真正懂得珍惜它,又在默默坚持不懈的人们~

  【三日为期:第三集 没有男人的渔市码头 】 

       有人说过靠海吃饭的渔民是一群最容易向老天爷妥协的人群,因为他们是无奈的。他们对老天不会有奢求,对阴晴不定的大海不会有奢求。有的只能是坚韧的生活态度。坚韧着对待一切的暴风骤雨。

       渔民群体里的女人,她们更为的坚韧。坚韧着她们的人生,坚韧着她们的饭碗,坚韧着她们的家庭。阳光下的海边她们又是温柔美丽的,她们的笑颜美的耀眼。

   【三日为期:第四集 人生B面的搏击俱乐部 】 

       剥去权利,剥去金钱,你剩下什么?

       赤身裸体的搏击,你能有多大的胜率?又能击溃多少人?剥去权利,剥去金钱,人的能力到底还剩多少?

       我不知道,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不是一个公平的。

--------------------

未完待续...

也许不是孤寂而且自由。
来自:大影家

花不香矣,风已息矣,夫静者心,不在思念。


无意放飞这只美丽的花风筝,

只是狂放的风挣断手中的线,带走了他。

下意识去拉扯,已晚。

细细的绳线从指间轻易滑落,看他飘走。

略有一丝不舍,却没有过多的难过。


有了自由的他在空中随风悦悦飞旋,

也许过于喜悦,是乎不能把握自我。

遇到一阵疾风,便四处摆动,脱离了平衡。

又不知天空发生了些什么,

他终于偏离了风的轨道,停滞了飞行。

一串优美的旋转,飘落下来。


速飞奔向他坠落的地方,看到的只有一滩。

粉身碎骨的残体。


风吹着草儿,翻动着深深浅浅一片绿。

混着日子,叼着烟卷,嬉戏人生。

遗忘是件容易的事,只要你能让脑子憋住那口“气”,就像潜入水底来哭泣。


云飘荡在蓝蓝的天上,悠闲又紧张,在一个明媚的下午。

爱自由,也许不是单单怕约束,也许更怕分离后的孤独。


总爱在下雨天蹲在厕所白净的地面上,叼着烟卷想心事。

想着过往一些不堪的记忆零星的碎片。

如果,时间可以回到那时,我不会再决绝的诀别。


想妳了...


迟疑过

时间会带走的物件。

对未来

没有丝毫的奢望。


痕迹而已

没有你在,它只是无形无意。

痕迹罢了

只要我行,它只是无形无意。


有形有意皆为假,无形无意方为真。


----------------------------------

PS:『鋼の錬金術師』第3弾。大岛美知留(1961年3月16日-)是长崎县长崎市出身的作曲家。国立音乐大学作曲科。现在,在美学园大学音乐表达专业音乐媒体的客座教授。

人是渴望去探索未知,却又害怕未知。渴望去探索是可以成群结伴一起前往,有伴既不怕;害怕一般是孤单一人的时候,面对未知,恐惧会无限放大。恰恰人作为个体,独立的身体,独立的大脑,独立的灵魂。生则是独来,死则是独去,无依无伴。


我小学刚毕业那会,我家里有岁数很年长的亲戚去世,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思考死亡是什么,一度特别特别的害怕死亡。毕竟还是小,很快就因为学业,玩乐把这些所谓“大人式”的烦恼就抛去脑后。后来在慢慢的成长中,学业的压力,懵懂的青春总是会遇到各种不如意和挫折。在某些午夜惊醒,觉得未来很迷茫,更深层的矫情下会觉得人生意义何在?想到更远是人死亡后会怎么样?死亡瞬间会怎么样?夜里总是特别静,人的思绪总是会漫无边际的扩大,飘到任何你可以想,你也敢想的问题上。后来,又有过几回,被这样的困扰影响着我,我索性爬起来,百度“死亡”,我要知道它的含义,它的感觉,它的恐怖,它的一切。百度后,我似乎不再纯粹盲目的害怕它了,我开始敬畏“死亡”,同时我也开始敬畏“活”。


最大的悲观者,也许就是一个乐观者,在触底的那一刹那,他已经掌握了一切的底限,只要你够勇敢,敢反弹,上去的空间都是美好的,即便最不好又落下,没关系,始终会再弹上去的,迟早的问题。


这层思绪通畅了,被自己疏通了,一首在你深夜常常要死要活的时候倾听的音乐,放到一个快要天亮的时刻倾听,听着它,看着天慢慢亮起,太阳慢慢温暖大地,你会发现歌变了,不再是最后的绝望的畅想,那是一种充满希望的展望,内心的恐惧和无助会慢慢被化解的。天总是会亮的。很多事情,是需要自己独立去想清楚,不要钻进牛角尖里,心胸豁达,善待自己。


孤独上路的时候,望望身边,很多孤独的人,陪伴你... 他们心与你不近,但身体却不远,所以,不用害怕...


PS:这首后摇是爱尔兰团God Is An Astronaut的,也许多次推荐过吧,这文是回答知乎题友的,贴出了同时警醒自己~

有一次,几个刚认识不久的盆友坐在一起讨论自己喜欢的歌手,乐团。大家高谈阔论,说的热火朝天。

有个小姑凉说他喜欢韩国的CNBlue,然后大家就说,哦哦,听过听过,还行。小姑凉就开心的拿出了她手机,翻了张CNBlue的照片给我们看。



另外一个男生说他喜欢日本的后摇天团mono,然后大家又说,哦哦哦,好听好听,常常会听。然后其中几个小姑凉说他们长什么样啊看看照片,那个男生就掏出了手机上网搜了mono的照片给没看过的小姑凉们看



接着有人说他喜欢国内的独立音乐人丁可,然后大家又说,哦哦哦,好听好听,接下来介绍自己所喜爱歌手的人就会自觉的掏出手机上网搜出该歌手的照片,供大家来认识。



然后一圈人都介绍自己所喜欢的,这时候有个人说他喜欢韩国的bigbang,大家就哦哦哦,听过听过,他也自觉的翻出手机,找了张bigbang的照片,有妹子惊呼,哇,好时尚呀,有人调侃到这也亏是韩国造星技术棒棒哒,换成其他地区,或许就变成非主流了呀,大家哄堂大笑。



后来终于只剩下我没有介绍了。大家都疑惑这看着我,我只好尴尬的笑一笑说,其实我喜欢的大神偏欧美一点点,年纪稍微偏老一点点。大家就说,你赶紧的,欧美的团我们也常常听的。我看拖不下去了,慢慢的说出了我喜欢的团的名字the Cure。大家都基本都很疑惑(这群听惯日韩的不认识我偶像我也觉得没什么,真的),让我赶紧搜照片出来看看,我就说the Cure他们外形造型年轻的时候,和bigbang差不多的,嘿嘿差不多的小小小非主流,我怕你们害怕。 
某胖子大喝一声,曼森我都不怕,会怕你的大神吗? 

(曼森大叔)




我只好磨磨唧唧,好不容易从手机某个尘封已久的文件夹里,翻找出的我大神的镇宅之图,看了图以后,小伙伴们睁大了眼睛,安静了很久,很久.../(ㄒoㄒ)/~~ 

憋说话!!憋笑!!认真点!!在我心中the Cure就是大神!!!后朋界的大神!!

Post-Punk -The Cure_貓moka`精选集



压抑,让人窒息…

你觉得你在梦中动弹不得,有人阻止你醒过来,阻止你呼吸,阻止你静下心思考。


其实,压抑你的,只是你狠狠压在心窝上的那双手。是你自身,是你的姿态,是你自己为自己编织和笼罩的一种“恐惧”


不要指正外在,先修正自身。虽然有难度,不怕,我们一起来。

这不是鸡汤,这只是态度。不蔑视世界的态度罢了。


PS:典型的麻筋电,希望你喜欢~

入秋,天凉,特别是夜间。

可,不喜碎觉关窗,觉得闷的透不过气似。于是,连续感冒。

感冒的症状最大一点就是头痛(只是我个人),昨天已头痛,扛着没吃药,夜间也没关窗,今天终于继续头痛。扛不住了,吃了药,现在头不痛了,唉,还是长点记性吧。

这么无聊的事,也浪费一首歌,那么就来聊聊这首歌,Mercenary,我没有关注的一个团,今天早上虾米推荐我的歌,一入耳就喜欢。又是一支丹麦的团,特喜欢北欧的一些旋死,总是透着股隐忍和勇气,刚硬的让人心疼。

前些天,有一则新闻,长沙又挖出了西汉的古墓。然后新闻下的评论,有人评论“中国总在挖掘过去,而美国总在探索未来”。我不知道是何人发的这个评论,然后下面很多人跟随他,附和他,我也不知道跟随他,附和他是何人。我只是觉得有点点的伤心,很个人的伤心。探索未来,探索未知固然很重要,但是为什么就要因此去遗忘历史,这是不冲突的两件事,而且,历史中的文化有太多太多的痕迹值得我们去学习,探讨。

如果没有北欧过去的文化,现在的旋死也许就少了那浓重的文化韵味,不要遗忘过去。

PS:本不应该过多谈论某些舆论,可,从文化层面谈,不论是音乐的,文学的,总是绕不过这,以上的言论很个人,不喜见谅。

有风来
吾闻
惜,何亦未闻

香,扑面来
吾闻
惜,非昔之香

而世
余忆
惜,已忘之矣

爱情允许人去爱 

但不允许人不被爱 

不被爱的爱情 

是盲目 

是无知 

脆弱的绘像 

黑夜里萤火虫散发出来的光芒 

细微的看不清楚 

很快... 

就会消失在幕色中 


飞机在天空中缓行 

很奇妙 

全是铁皮的庞然大物 

居然能飘荡在空中 

更奇妙的是 

机舱内的这群陌生人被牵引在一起 


空姐甜美的声音 

想雾一般缭绕 

望着窗外一片黑暗 

为什么总是坐着夜班航机 

在每个城市的上空穿梭 

好像我不属于每个城市 

冥冥之中 

又好像每个城市都属于我 

黑暗中 

人们是分辨不清楚一切的 


飞机里的空气很缓慢 

就好像沙漠里慢慢流动的沙泊 

一丝一丝... 

也象暗淡灯光下飘起的烟 

一丝一丝... 

这时侯的呼吸都是件奢侈的事 

鼻子酸酸的 

可是眼睛却涩涩的 

隐形眼镜好像与眼膜粘在了一起 

裹住了全部的泪水 

这样也好... 


前天,我又冲动了一会,balabala..说了好多让人后悔的话,虽然是对着无关紧要的人,虽然说的只是我自己的事,但是,不应该在那样的场合说那样的话。

我这个人脾气相当的不好,基本是一点就燃。小时候从来不克制,随其爆发。大了点,觉得不对,对自己,对他人都不会好。所以就学着别人做“脾气好”的人。初初时,还是做的很有样子的,怎奈除了脾气不好,耐心也差,2333333333...

不过,还好,自己脾气不好,却喜好脾气极好的人,常常和他们厮混一起,潜移默化下,初识的人翻不见我隐匿极好的坏脾气。练就了一身腹黑的本领,行走江湖多了还是会遇到棋招更胜的高人,一旦被人识破,一个激将,原形毕露。当下就是羞愧,红着脸忍着气,继续端着,装着。

也许有人不齿,觉得做人过于虚伪,过于谄媚,失去了自己的本性本心。耨耨耨,这不是讨好别人,这是讨好自己,讨好自己的脾胃,讨好自己的身体,讨好自己的情绪。

不涉及自己的尊严,不涉及自己性命,为何要步步紧逼,逼迫自己呢。

我修炼还不够呀,继续继续... (^__^) ..


听个柔柔小曲,静静心~


嘘,西风瘦骨``拂去`

(这是我在某论坛的某贴,我想记录一下)

一边打游戏,一边单循。 

还好今天有风,略凉爽~ 

相思赋予谁 -- 好妹妹乐队 
http://www.xiami.com/song/1771130789 


PS: 
其实,我不是好妹妹的纯粉,听了一些些他们的歌,然后打着这个标题,接着他们为幌子,大肆分享着其他~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

------------------------------------------------

女儿情 -- 万晓利 
http://www.xiami.com/song/1773374767


有一天,我听这个版本,听的老泪纵横~ 


------------------------------------------------

还有这首,最近也是夜夜循环中。。 

心と魂(こころ) -- 水月陵 
http://www.xiami.com/song/1771257174 

然后做梦都是 
西风瘦骨``拂去` 
骨道昏鸦 
行骨冷,青骨行... 

略恐怖,却悲怆~~是吧~ 23333333333333333333333...
------------------------------------------------

再单送一首~ 

Old Melodie -- Sainkho Namtchylak
http://www.xiami.com/song/1296495 

不要看她脸~

这首被国内的姑凉翻唱过。版本也不错。 
送你~ 

寂静的天空 -- 黛青塔娜;HAYA乐团 
http://www.xiami.com/song/1768944774 

可别听哭了哟~ (*^__^*) ~
------------------------------------------------

我没有刻意听“好妹妹”他们的歌,每次都是虾米推荐的,只是这首歌(相思赋予谁),我是特意找来听的。 

周一的清晨还在下雨 -- 好妹妹乐队 
http://www.xiami.com/song/1771130793 

这首是虾米推荐我的,真的就是在一个周一推荐的,不过那天没有下雨,反而很热,不过这首歌略带了一点点清凉来,让我心里舒服了一些些~
------------------------------------------------

有人喜欢风从海面吹过来 

那这首你喜欢不? 

Intro -- 马頔(孤岛的Intro) 
http://www.xiami.com/song/1773686718 

听这首歌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人说话比唱歌好听~

------------------------------------------------

其实,我本人喜欢的音乐种类很多,国内的民谣听的倒不是很久,就这两年次开始。。 

后摇,喜欢的人多不多,不知道。 
推荐一首后摇式, 

坚定的信念 -- 痛仰乐队 
http://www.xiami.com/song/3418497 

痛仰乐队,听的人应该也不少,我个人很喜欢这首~

------------------------------------------------

可风 -- 黄建为 
http://www.xiami.com/song/387519 

这首歌,听的时候,很巧,在看某本书,为了皇权弑父弑兄~ 
本来一首情情爱爱的小曲,被我听出了莫名的悲怆的大剧~ 
结合这歌词看,还真是可以套进去,所以说,每首歌每个人都能听出自己的那份感悟~ 

"灰白的是过往云烟" 
"已听不见"

------------------------------------------------

那我也推荐一首歌(厄运民谣)给你~ 

Lament -- Uaral
http://www.xiami.com/song/3369590 

旋律让你抑郁, 
不过虾米评论让你立马抑郁好啦~太欢乐~ 
我每天看虾米的评论都可以笑个半死~

------------------------------------------------

困了,丢三首现在听的歌,我要碎了· 

See Me Fall
http://www.xiami.com/song/2070340 

Whatever This Town -- Eskobar
http://www.xiami.com/song/2069853 

3 Times and You Lose -- Travis
http://www.xiami.com/song/1332898 

都是我听了N多N多年的歌,有点陪伴成长的意思吧~ 
秋意要来了,送给小伙伴们思念用吧~不谢~

------------------------------------------------

清晨送歌~ 

孤独な巡礼 -- 川井憲次 
http://www.xiami.com/song/3493812 

夜的钢琴曲五 -- 石进 
http://www.xiami.com/song/1769819218 

有人说巨蟹女太绝情,我说巨蟹女对自己都很决绝,何况是他人。。 
有人说好佩服自制力超强的人,我说有什么好佩服的,一点人味都没有,把自己的情绪管理的严丝合缝~ 

有句话说的好,路是你自己选的,跪着也得走完...

------------------------------------------------

今天星期二,晴天,有风。 

股票连续惨跌两日,还好麻麻前些日子忙碌,我贪玩游戏,把她短线股票都出手了,我也免于被揍了,嘻嘻嘻~ 

这样的日子,有人欢喜有人忧,秋风飒飒的时节,我想送给你几首indie忧郁小曲,让你为他成疯成魔,爱着``老去的灵魂`` 

Whirlwind in D Minor -- Ed Harcourt
http://www.xiami.com/song/2269651 

The Leaver and the Left -- From Your Balcony
http://www.xiami.com/song/1769187900 

Monday Morning Louis -- Eliot
http://www.xiami.com/song/3525281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期盼一场很美妙的爱情。也许他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会遇到,也许他会在他快老去的时候遇到。总是会遇到的。 

有些人,却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对爱情绝望了,然后从此漫长的人生路上,他丧失了爱的能力,麻木的心,麻木的神经,麻木的人生。 

但是,他却希望,有人陪伴着他孤独的灵魂慢慢的老去,靠在屋门前的大槐树下,望着夕阳西下。 

他不愿意再付出爱情,却希望被人爱着,可是就有这样的人儿,为他成魔成疯,爱着他,温暖着他,不计较着任何的回报。喜欢看着阳光洒在他孤傲的背影,喜欢看着雨水爬上他不在黝黑的枯发,喜欢他的一切。 

当他慢慢老去,依旧有人还爱着他。他是一个幸运的人,有着一个圆满的人生,即便他很早很早失去了爱情,即便他一生都不快乐。

------------------------------------------------

Wear Me Out -- Skylar Grey
http://www.xiami.com/song/1771922366 

我常常会沉迷进一些声音里面,它外表的假象是甜美的,猛然就吸引你了,其实内里却是脆弱的,可又不乏勇敢,这样的姑凉我是爱极了~。

------------------------------------------------

``我在梦里```请不要叫醒我~ 

风刮着我,四处游荡,鉴于它的温柔,惬意大过了惊险,时而睁大眼睛看着奇妙的一切,时而闭着眼睛任由它的飘落着起伏。 

左岸 -- 鲸鱼马戏团
http://www.xiami.com/song/1774054139 

Eye In The Sky -- Bart Davenport
http://www.xiami.com/song/1770652129

------------------------------------------------

我虽然不喜欢棒子部分明星,但是我不排斥棒子的电子竞技运动员(最爱Adouken姐姐~),还有这个Indie Rock团。 

위잉위잉 -- Hyukoh
http://www.xiami.com/song/1773616714 

这首歌,无意在闺蜜车里听到的,还不错,我喜欢~ 
那天,我也许喝多了点,打嗝都非常臭,233333333333
我问我闺蜜,我吐你车上怎么办,她一旦车神上身就特酷,没看我一眼,直视前方丢了一句,你洗。 
我笑笑,心想,没事,我会咽下去的,然后一阵风吹来,一并来的,还有从音响里出来的这首歌,轻轻又欢愉...

------------------------------------------------

刚才发现广播,冷碗碗放了一首曲子,寻迹追去,找到了它, 
每次都抗拒不了提琴层层叠叠的涟漪~ 

素敵だね~featured in FINAL FANTASY 10(インストゥルメンタル) -- RIKKI(作曲植松伸夫) 
http://www.xiami.com/song/3452324 

时间总是按部就班的行走,不会为谁停驻,有相遇就有分离,交集之后就是交错,再大的不舍,也总是会双手划过。 
不要流逝眼泪,不要愁蹙难过,记得下次遇见时,第一时间认出彼此,记得带上你温柔儒雅的笑~

------------------------------------------------

豆瓣果然是个“文青”集合石。很多人都喜欢中国民谣,我喜欢的倒不是太多,但是今天我要谄媚一把,推2首,我也是听了一些年头,一些时日的民谣~ 

傻瓜旅行 -- 钟立风 
http://www.xiami.com/song/1770501351 

我就逍遥自在 -- 赵已然 
http://i.xiami.com/zhaoyiran/demo/1773602202 

``没有明天的一切,这刻就悲伤&狂欢.. 
从爬起床的那刻,学会了呼吸,假意的抹去喘息。 
只有怕死鬼才抽烟,飘上空中的白雾只是在证明你还苟且活着。 
僵直的活着,从身体到思维,一直不住的僵直... 

好了,明天是没有的。有的只是当时,错过在当时,爱过在当时,死亡在当时。葬礼在当时... 

有些人必须高傲的活着,而有些人却能随遇而安,这不就是活吗...

------------------------------------------------

今天我心情不错,推荐我最爱的大叔的歌。 

因为是Post-Punk团,不是人人都接受和喜爱,就选几首大众都喜爱的,我自己也喜爱多年的。 

Lullaby -- The Cure
http://www.xiami.com/song/3459040 

Lovesong -- The Cure
http://www.xiami.com/song/3459064 

真的听了好多年。刚接触英伦没多久,无意发现了Lullaby,爱到不行。那会小的,根本就分不出摇滚的种类,就是觉得旋律太梦幻,太美~世界上还有这样的音乐,太奇妙。。 
后来慢慢的听的歌越来越多,喜欢的乐团越来越多,喜欢的摇滚种类越来越多,喜欢的音乐类型越来越多。还是觉得The Cure最棒,在我心里还是无人能及。哈哈,当然,大家不要去看大叔的照片,略微杀马特~ 略可爱~

------------------------------------------------

------------------------------------------------

也许会更新...

嘘,西风瘦骨``拂去`

骨道昏鸦

行骨冷,青骨行...

       大灾变4.2资料篇的时候,我从台服回到了国服(因为所在的台服服务器鬼了o(╯□╰)o),回到了之前国服的公会,公会当时在玩的人员所剩不多了。一个星期满级(当时满级是85级)加上5人英雄本毕业,公会同配置的人员不超过5人,想组织团队本(10人)都有难度。后来一个星期里,天天在世界频道喊野人,又进度无效率,又身心疲惫。大家商量了一下,都是想打稳定团(稳定团就是每周固定游戏时间,到时间就来打游戏,不需要在额外通知。)长期作战的基友,这几天喊的野人中,也有志同道合的,凑一凑差不多7,8个人了。又花了2天在世界频道收队友,终于凑齐了稳定的10人团,于是乎我们的艰难的开荒团开启了。

       我们的配置是主坦防骑(RL=团长指挥),副坦战士,三奶是奶德,奶萨,奶骑,DPS是暗牧,法师,术士,猎人,盗贼。因为之前我在台服玩过了4.0到4.2的版本,虽然台服玩的是联盟,回国服玩的是部落,但是副本是没区别的,前期几个团队本的攻略都比较熟了(说实在的台服那个团妹子比较多,玩的过于休闲,一个晚上灭的死去活来的是常有的事,所以基本打过的BOSS都很熟很熟了。国服的团,都是身经百战过来的PVE老玩家,中间还不乏几个高手PVP玩家,虽然国服资料片一直不给力,更新一度停滞,但是就技术操作而言,还是国服基友给力多了。),所以前期的进度也是极快极顺利的。因为才10个人,我们分装没有积分制,前期基本是优先坦和奶,DPS之间也是很客气,我们法系的3个人关系都非常不错,很小就认识的老基友了,也都会谦让的。也就是这个前期的装备分配,我们过于走亲友团路线,导致后来出现的问题。

       好景不长,在我们这个团渐渐走入稳定,差不多2个多月后,团里的法师,战士,奶萨都前前后后因为时间不能稳定的原因,暂时AFK了,真是太晕了,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世界频道喊人的节奏,有时候就是半夜起床撒泡尿,也会魔怔的打开电脑登上游戏,刷几个喊人的宏(就是把收人的词做成一个技能键,只要一按技能键,要对世界频频说的话,就直接发出去了,一般俗称刷屏。),也就是那段时间喊人给喊伤了,喊怕了。因为已经过了最初的开新资料片的时间,大部分能长期稳定的人都找到了固定团了,这段时间喊来的人,要不就是操作实在不行的新游戏人,要不就是没装备基础,反正各种不顺,喊了差不多快1个CD了(1个CD=一周)也没搞定。这个时候团里的防骑说他有几个现实中的朋友要来我们团,都是老玩家。

       于是防骑的朋友入驻我们工会,我们的阵容就换成了防骑,DKT,奶德,奶骑,奶萨,术士,暗牧,战士,盗贼,猎人。这个时期我们的进度是,已经打到H奈法了,同时已经在开荒FL了。之前的亲友团分配方式这个时候开始见弊端了,我们的防骑(RL)差不多是我们团现在装备最好的,之前出的装只要他说要的,我(AM)和SS基本不异议让他,FL开荒时,已经明显感觉到DPS的疲软。又一次出了一个QSM(骑术牧三个职业的套装掉的是一样东西,拾取后拿到换装备的NPC那里换取适合自己的套装)的东东,我正要说给SS吧,防骑又揽下了。这个CD完后,SS也说有事情要AFK了(其实,SS后来是换了个职业自己去玩休闲去了。后来想想也许之前的战士副坦估计也是受不了防骑走的。)。因为他们来了好几个人,第二个CD,不存在继续找野人,他们一起来的一个法师直接把有装备的号从别的服务器转到了我们这个服务器,新CD的时候,防骑又习惯黑,但是这一次,他被他喊来的现实朋友给狠狠喷了,喷他的朋友是战士DPS,他来我们团以后就开始担当指挥(能力很强)。我们团QSM(骑术牧)之前有四个。防骑,奶骑,术士,暗牧这里除了防骑装备很好以外,剩下的我们3个装备都很一般,所以团队疲软了一阵子。新来的战士这次直接喷了防骑,说他作为RL(之前是防骑指挥的)看不长远还带团,坦有一定基础能抗就行了,拼命堆装,溢出的属性就是浪费,一个团里看看一身垃圾的奶骑,没有战斗力的DPS,还开个毛的荒。新战士喷的话句句犀利,也句句喷到了点子上。也许是被熟人喷了的原因,也许是别的原因,防骑找了个借口说,现在来的人多了,需要有人去带2团,于是他去了2团,2团成员就是他的一些亲朋好友(真的是他亲戚们,不是他喊来1团的厉害基友),和之前1团吸收来不合格的野人。

       我们1团的阵容又有变革,新阵容就是DKT,新防骑(也是战士指挥的朋友),奶德,奶萨(喊的新野人),奶骑,法师,暗牧,盗贼,战士,猎人。这次我们装备变成亲友+指挥分配(当然还是不规范,但是如果你们的团长能做到公平公正,在一个10人的小集体里面,还是可行的分配),然后就这个配置的团队开荒,我们进度突飞猛进,在DS第一个CD开荒老1的时候,我们10人团还是我们当时服务器的首杀,团长脾气很爆,但是很给力。如果能继续这样愉快玩耍下去,我就不会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后来在开荒H背脊的时候,我们团的奶萨因为为了赚G团(一种可以赚游戏币的副本团。)的钱,耽误我们进度,又在开荒的时候,时常犯低级错误,终于我们团长大爆发怒喷,奶萨就走了,团长一气之下也走了,团长好基友DKT和防骑也走了,我擦!于是,悲剧出现了,之前的黑货防骑带着他2团的亲友团入驻了1团。于是乎,我和奶骑还有后来加入的一个奶牧各种被黑装备,(他带来的亲友团里面一大堆的术士和骑士,各种换职业进来,因为我们之前的进度好,装备虽然没毕业但是战斗力已经非常给力了。)导致大灾变(魔兽世界一个资料篇)我这个参加活动从来不迟到不早退的,居然H装(英雄套装)没毕业!!别说饰品了,只说套装!!(套装只包括头,肩膀,手套,衣服,裤子)我!没!毕!业!!黑货防骑他还开他的盗贼号,猎人号来,黑走了猎人的饰品。最后,我们每人混了死亡之翼坐骑后,团队基本就要散了。

       只到最后,大灾变没有毕业,一直是我深深的怨念!!!

       也许就是怨念太深了,导致我在熊猫人 和德拉诺 的最初总是很困苦,很艰难的前行,终于还是被扼杀在了最初。唉~

就是那么一下,热闹场合,热闹人群,就是那么一下,熟悉的旋律,袭来。

即刻,瓦解。

用牙狠咬,咬不住,抖动的唇。

泪,来的突兀,早前笑颜未及隐去,它迫不及待掉落。

惊住了朋友,忙合来问,挂着串串珠泪,继续含笑,未有过的狼狈不堪。

抹去泪水,笑容如故。

心痛及。


————————————————————

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晏几道


PS:遠TONE音(とおね)尺八の三塚幸彦、箏(琴・こと)の小野美穂子、ギターの曽山良一によるユニット。


栖或小时候,是容易炸毛的人,一点点小事就可以暴跳如雷。

其实现在,栖或依旧是一个内心容易炸毛的人,可她一直在克制,忍耐,所以她现在的行为,已经看不出任何一点的暴躁。

栖或忘记什么时候开始能做到现在这种炉火纯青的状态,但是她知道她为什么愿意练就这种克制。应该是为了南方。

从小和南方在一起的时候,她并没有去克制她的暴躁,她也不需要克制,因为南方总是有办法化解她的暴躁,所以她那时候总觉得自己的炸毛是理所应当,是件不能再自然的事,反正有南方帮她善后。

后来,南方要走的时候,送栖或一串檀木手串对她只有一个期望,就是要她变成一个脾气好的女生,她忍着泪咬着牙答应了。从此栖或有了一个新喜好,喜欢穿有口袋的衣裤。也同时养成了一个新习惯,常常喜欢把手放在口袋里。

和航舟在一起,栖或从来没闹过脾气,大家都知道航舟有一个脾气非常好的女朋友。航舟和小雪的事,不是别人告知的,是栖或亲眼所见,航舟搂着小雪坐在灯火通明的咖啡馆内,细细声说笑着。黑夜遮掩住了咖啡外的栖或,手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栖或。

找航舟谈分手的时候,航舟拒绝了,理由是对小雪不是真感情,只是乱了心智犯得错误,男人常犯的错误。栖或觉得太可笑了,狂笑不止,惊着了航舟。

“你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发脾气吗?”止住笑后的栖或问航舟,航舟默默摇了下头。栖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串珠子,满目疮痍的珠子,布满了指甲刮痕,碰撞摩擦去掉的漆木,原来的漆色已经所剩不多了。

“你不是总是问我,我的指甲为什么总是劈吗?”航舟瞠目看着珠子,又看向栖或。

“我忍你,我忍全世界,只是为了一个人。”这是栖或对航舟说的最后一句话。不论他接受不接受分手,反正他已经躺在栖或的黑名单里面了。


栖或还是会常常想起南方,栖或还是会常常内心炸毛,克制和忍耐已经植入她髓中。躺在床上,可以看到窗外山坡上一排参天梧桐,郁郁苍苍,随着风摇曳着枝叶,心里宁静致远。手里紧紧握着的檀木珠串,终于被栖或松开反手戴到了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