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爷青春~

像恋人一样深爱的`音乐``

这次,我依旧没能逃脱,我依旧被他们堵截在了这条人烟稀少的小路上。


望着他们慢慢逼近的,重重叠叠的人影,即便一个暑假过后,我拔高了许多的身高,魁梧了些许肩膀,依然不能是他们一伙人的对手。


如今也许会死在这里,死在这伙人的手中,如果真要这样,我不想在生命的最后,依然懦弱的承受,想要勇敢一次的战斗,哪怕只能战胜其中的一个。


心中的勇气如同一个在沸腾的火球,越燃越大,越燃越高,让我忘却了害怕。我看见了队伍为首的XX,一直以来都是他引领着这伙人。那好吧,就让我战胜他一次,最后一次,即便是生命的绝唱。


我还在想着,他们已经冲了过来,拳头如雨般砸向我,我无视着,只是死死盯着XX,抓住了XX的衣领,用握紧的拳头挥上了他的脸颊,他的头颅被我挥的往后倒去带动着他的身躯,我顺势扑向他,把他按倒在地。他摔倒的位置边上有一块不规则的大石块,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抓起石块狠狠砸向他的额头,我没有停止,持续不断猛力用石块敲击相同的位置,伴随着他的嘶吼,我的嘶吼,我看见了一道鲜红迸发出来,溅射到他的衣服上,我的衣服上,石头上也沾满了鲜红色,顺着石头流到了我的手上,粘稠的红色透着铁锈腥味冲刺在空气中。在我声嘶力竭的时候,我发现本在围殴我的人群,都已远远的躲开。发现我停止挥石块,望向他们的时候,他们惊吓的呈现鸟兽状散的无影踪。


我低头望向一头鲜红色的XX,看不清他的五官,汗水已经流下来迷住了我的眼睛,我知道那不是眼泪,因为我丝毫没有害怕,我也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体上被揍后的疼痛。我只听到XX用虚弱的声音在求饶,我笑了,不过如此。


我放走了XX,看见他的身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的时候,我依旧坐在地上,爬不起来,因为我已经透支了我的体力,我顺势躺下,望着漫天的晚霞,层层叠叠折射着夕阳下的阳光。我想起了,向父母寻求保护时候,他们的不信任,他们流露着我小题大做的表情,我想起了,向老师寻求保护时,老师嘴角轻蔑的应付。


原来,全世界能保护天使的,只能是生生折断天使的翅膀,让他成为恶魔,因为人人都害怕恶魔。但是,我也害怕恶魔,我不想成为恶魔,伸出鲜红色的手摸摸肩膀,我折去的翅膀还会回来吗。


PS:今天在知乎上看到围绕着最近校园暴力欺凌事件,一个别人的故事,截取了中间一段,用我的写作方式描述。

不要因为“强大”去欺辱以为的“弱小”,不要因为“弱小”就放弃反抗,能保护我们的其实很多很多...

Dark Lunacy,意大利的一支旋律死亡金属 Melodic Death Metal。


评论

热度(5)